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寿奇石览

as19501226@163com 电话:13618264915

 
 
 

日志

 
 

美石素文源远流长的“川江‘雨花石’” (刊《收藏》2009年第5期)  

2011-05-28 23:46:25|  分类: 奇石杂谈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源远流长的“川江‘雨花石’”   (刊《收藏》2009年第5期)
 
     作者:(四川)李 奇  欢迎作客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qi227  “美石素文”
                                   
    说到“雨花石”,你自然就得与南京联系起来。因为“雨花石”,本是与南京雨花台相提而并论在一起的
。据认,三国时代,此处所因为盛产小巧玲珑、花纹奇丽的石子而被称为石子岗、玛瑙岗、聚宝山;东晋时,
豫章太守梅颐屯兵于此,故又称为梅岗;南朝梁代,佛教盛行,相传有位德高望众的云光法师在此讲经说法,
“感动上天,天花纷纷坠落”,后人据此演变成“天花落地,化作五彩石子。”这就是“雨花石”。而此岗,
亦即演变为“雨花台”。“雨”在古汉语中作动词用,“雨花”即天降花也。人们将这个故事铭刻雨花台,保
留了下来。多么美好的传说:“雨花石”是上天赐予人间的瑰宝,飘落地上的“花石”。
    故事讲完了,还要看看雨花石的真实面貌,那就只有翻开地质的课本了。从其来源上讲,雨花石何以汇聚
雨花台,地质学的解释有传统的“搬运说”和在南京方面提出的“近源说”两种理论。前一种理论说:二、三
百万年前,川江水打开了夔门,冲了出去,怀揣着“东方明珠”,一路奔向东海,途经六朝圣地南京,被盛情
地挽留了下来——在古秦淮河、古滁河与古长江的交汇处沉积形成了“雨花台砾石层”。而在二、三百万年前
到一千多万年前的这一段时间里,雨花石还是蜀国子民。但是,据地质考察研究,雨花台的雨花石可不是在二
、三百万年后才有的。作为“雨花台砾石层”,它的形成,至今,也应该有一千万年的历史。那时候,川江的
水还没有冲开夔门。所以,川江的“花鹅宝儿”,又怎么会“搬运”成了“雨花石”呢?而且,浦口砾石层地
质年代还远在七千万年以上。所以,雨花石就是在南京周边土生土长起来的。那圆溜溜的样,据认,在近处的
搬运也能形成。这就是“近源说”的理论。不过现在的情况,多数的已不是各执一端的意见。综合地讲:雨花
石中,有川江跑来的“花鹅宝儿”。因为在其质的方面,有很多的“花鹅宝儿”,都等于“雨花石”。
    我从小就生活在川江边,“花鹅宝儿”是我孩提时代的主要玩具。后来才又听说了一个文謅謅的名字叫“
文石”。再后来,才又知道所谓“文、纹通义”。不过,在我们小孩子口中叫出来都是同一个音:“纹(文)
石鹅宝儿”。这个名字大概没有顺江而下去,反而是“雨花石”的名称溯江而上来了。还有雨花石,也上来了
。就是现在,那些能到南京去的,雨花石仍然是回家的一份珍贵礼物。渐渐地,就是地质外行如我等之辈,也
似觉出纹石与雨花石的那千丝万缕的一种联系。可是奇怪的是,四川盆地,你为什么就没有留住那么些美好的
东西呢?这个问题,我们看看普通的“长江河床横剖面图”就知道了:川江河段及其以上那陡峭的河床是留不
住多少东西的。匆匆而来,匆匆而过,然后是冲出夔门,她们要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
    那么,“里面的世界”又怎么样呢?虽然是一群匆匆过客,也还留下了些许蛛丝蚂迹。那不,“云溪纹石
看无遗,幻出春风二月时。仿佛莺声啼不住,涌金门外柳千丝。”这是清代乾隆四十四年时任泸州知州的王启
焜的一首《咏云溪纹石》。云溪,泸州境内、川江边上一古镇,今为一县级建制,现名纳溪。“王市长”是浙
江人,他在这里得到了流经此地的纹石。而从这“看无遗”的“云溪纹石”身上,“王市长”就像看到了家乡
西湖边上那“涌金门外柳千丝”,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为泸州老窖写出“衔杯却爱泸州好”的乾隆进士张船山
,也有一首《雨中泊纳溪》吟道:“一山瘦削苍龙角,知是清溪第几峰。仿佛过江寻彩石,燃犀亭下水溶溶。
”而当黄庭坚谪居戎州(今宜宾市)之时(公元1098——1101年间),“蜀士慕从之游”,时任泸州知州的王
献可赠与涪翁一样土特产,也就是“云溪纹石”。山谷道人特赋诗一首——《戏答王献可居士赠文石》:“南
极一星天九秋,自埋光影落江流。是公至乐江中物,乞与衰翁似暗投。”历史上,黄山谷爱石素有其名,王献
可此“投”真可谓“正中下怀”。而当此之时,泸州的一条名为“珠子街”的街道,以加工琢磨纹石的作坊比
比皆是,诗人们也以此为题频频唱和。其中有清代嘉庆年间纳溪举人黄道孚所作《和杨梅村制纹石原韵》最为
著名:“采石江边本不痴,缘来有意觅珍奇。一经袖里摩挲后,便是人间宝贵时。红点琢成红玉蕊,绿阴磨出
绿琼枝。功夫到此宜加励,莫使精光发露迟。”“一经袖里摩挲后”,这是指米芾参见察史杨次公,从“袖里
”掏出美石来“贿赂”杨次公的事情。是米芾痴石之名远播,还是川江的诗人们也还下了一番玩石的功夫?那
时候,川江的石痴们玩的都是些什么样的纹石呢?王伟仁编著的《泸县一览》有这样的记载:“文石,石质如
玉。其中出现山水人物、花鸟、虫鱼等,奇形异类,各不相同,世人多珍之。其石饰为戒指,光彩夺目,至为
美观,慈善路一带金石店可买。美国盟军驻泸,争相收购,远扬海外。”而据地质考察,入川江的纹石是由流
经二叠系峨眉山玄武岩区域的江河水将产于这一地区的玛瑙冲刷搬运所至。它形成于1200万年至300万年前的第
三纪晚期到第四纪早期。虽然经几百万年的出走,现在的川江砾石层中,星星点点,也还能找到她的踪迹,看
到她的身影,还年年有新的来客。所以,应该说,川江边的孩子们,都曾是“花鹅宝儿”的小伙伴。
    在我们把“花鹅宝儿”作为玩具的时代,还不知道她的这么多美好的故事。而在川江边浣砂的郎儿们和女
儿们,想必也不知道她的文化的和经济的价值。于是就在她们的铲子和筛子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的可以成为“
雨花石”的“花鹅宝儿”被倒进了矗立在川江边的那一幢幢的楼房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我们住的这幢幢
高楼大厦中,都透着纹石那美的身影。与川江人这样地相依相伴,真是水晶般的生活!
    从前,我们还听说,那些“花鹅宝儿”,养在水中,会慢慢地长大。我已经观察了几十年,我长大了,变
老了,那些“花鹅宝儿”,却仍然还是从前的样子。前些时候,一对跟我一样玩着“花鹅宝儿”长大的夫妇信
誓旦旦地告诉我,她们从前养的一盆“花鹅宝儿”还下了不少的“崽”。听起来,就像是传说。在川江边,要
说听得更多的,当然还是川江号子。我想,在“花鹅宝儿”走出川江的行程中,为她送行的,也是那一声声豪
迈的、喊着雨花石乳名的川江号子。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